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寡妇的风骚
寡妇的风骚

寡妇的风骚

施小婵带着一岁半大的儿子进入广德诊所。正好也没有其他病人,由於孩子发高烧,又啼哭不停,就直接进入了诊疗室。


  「小孩子怎麽啦?」年轻的医师王献问。


  「大概是感冒了吧?烧到四十度,大夫请你快点救救他┅┅」施小婵不停用手擦小孩鼻上的汗珠。


  她是个廿五岁小寡妇,丈夫三月前海难丧生领了笔保险费,生活暂无问题,但这年龄就守寡真是可怜。


  「四十度半┅┅」医生量了温度,看看喉头说∶「是重感冒,喉头有发炎现象。」王献三十岁,有人说他是密医,但也无人去检举他,也许是他的公共关系做得不错。


  为孩子打了一针,拿了二天的药,她就出了诊所。但是,孩子忽然有抽筋现象,而且也呼吸困难,她是个没有经验的女人,顿时慌了手脚。这情况愈来愈严重,以致於不知如何是好?就在马路上哭起来。


  路人纷纷上前询问,这年头好心人当然也有,但大多数是看热闹的。


  「太太┅┅你怎麽啦?有什麽困难吗?」


  「孩子发高烧┅┅到广德诊所去打了一针,还没吃药孩子就这样┅┅你们看这多可怕┅┅」的确,路人一看那孩子的样,就知道不妙。


  有人说∶「一定是错了药吧?」


  也有人说∶「她说过还没有吃药呢!」


  「那八成是打错了针,快回去找那医生呀!」


  「是的,现在马上回去找医师。」


  她抱着孩子奔回诊所,也有六、七个好事者跟在後面,就在诊所门口探头观望着。


  「大夫,你看孩子怎麽啦?」施小婵淌着泪。


  王献一看,不由色变∶「你怎麽把孩子弄成这样子?」「我┅┅我没有啊!」「还说没有,孩子怎麽会这样子?」


  「这┅┅我怎麽知道?」


  「施女士,这个我没办法,你另到别家试试吧!」施小婵没有主张流着泪就往外走,但门外人说∶「别走呀,他要负责的,你到别家再吃药打针,万一出了岔子,他就不管了。」她一想也对,就站在挂号处附近哭起来。


  一些无知的妇女,的确如此。然而,当她发现孩子已经死亡时,她惊楞了半天才又大哭起来。


  王献一看不妙,连忙把她叫了进去。他知道他能骗过施小蝉,却不能骗过她所有邻居及亲友,他必须面对现实。


  「施女士,不要哭了,我负责任。」


  「这怎麽办啊!我只有这个男孩子┅┅」


  「你这年龄,可以再生的。」


  「不!我先生今年春天死了。」


  王献不由一楞,这正是「寡妇死孩子」°°乾净俐落。


  「不过,以施女士的年龄,不可能守下去,必会改嫁,再生孩子是十分容易的┅┅」「不,我根本不想再婚了┅┅」


  王献心想,这麽年轻就不想嫁了,哪有这种事?这可不像一个会敲竹杠的女人。


  「施女士,二十来岁守寡,这年头可没听说过。」「我愿意这样你管不着,大夫,你说你要负责,你赔我孩子┅┅」「我这诊所开不到二年,刚开始时还不够开销,最近半年才勉强可维持,我最多只能拿五万作为赔偿┅┅」「五万?」


  「是┅┅是的┅┅」他知道这数字仅够丧葬费用。


  「我不要钱,我要孩子┅┅」


  「这┅┅施女士,人死不能复生,这我就没办法。」「施女士,你总不能不讲理。」「我要孩子,我不能改嫁,我不能没有孩子┅┅」「为什麽不能改嫁?你要知道,单身的女人是不会幸福的。」「我不会再嫁,你赔是不赔?」「施女士,你要我怎麽赔?」


  「我只想要个孩子,一个男孩子┅┅」


  王献比较沉着,好歹把她劝住不再哭,他耐心试探。


  原来她死了丈夫,还有公婆,公婆手中还有点不动产,为数可观┅┅好啦!这已经很明白了。


  她要是嫁了,未必能找个有钱的,穷日子她过够了,因为婚前她一直在贫穷中长大。当然,她未必想终身守寡,可能是想忍到公婆死後,继承了财产再找个人嫁了。或者,选择一个人招赘。然而,她必须有个孩子,要不,孩子死了,公婆也会不忍让她苦守而逼她改嫁。


  他弄清楚後就向她暗示,要个孩子很简单。


  「你有办法?」


  「当然,我是医生,懂得很多┅┅」


  「如果能有办法,我不要你赔钱┅┅」


  「那好,什麽时候?」


  「愈快愈好。」


  「为什麽?」


  「因为我丈夫死了快三个月,再迟了,就不能说是遗腹子了。」「对,死了三个月,现在要是有种上,还可以说是早产,再迟一、二个月就没有可能了。」王献已结了婚,他太太纪素梅还很漂亮呢!但是,为了解决这件事,为了维护这诊所的名誉,他只好以很不正当方式来解决困难。


  於是他们协议由王献负责播种,保证她生男孩。另外,她要当众宣布,孩子不是广德诊所打针打死的,而是没打针前就有抽筋及呼吸困难的现象。


  第二天埋了孩子,就在第三天凌晨二点,施小婵溜进诊所後门。


  白天有个护士,晚上只有王献一个人。


  为了顺利播种,施小婵虽刚丧子也只好节哀顺变,好好打扮化一番。现在她看起来比他太太还动人,因为他太太较瘦,而施小婵却是肥瘦适中,具有少妇那种成熟的肉感。


  「要不要来点酒?」王献以为际此良辰美景,应该尽情享受。


  「不,我不喝酒。」


  「喝一点嘛!」


  「不要,我要早点回去。」


  「好吧!」他伸手往床上一让,施小婵忸怩的坐在床边脱衣服。


  脱了一大半,王献就直了眼,真没想到这个看来有点土气的女人,生了一副十分动人的胴体。她的双峰还未垂下,大概是孩子不吃母乳,仍然坚挺。她的腿修长,不算丰满却看不出骨痕。她的肌肤光滑细腻,雪嫩嫩的。


  王献以为妻子很美,但缺少这女人的性感┅┅


  他看得一阵兴奋,急忙三二下脱得赤条条。而施小婵一见他的大阳具粗壮非常,也脸红心跳。


  他上了床,吻住了她的香唇,二手上下各摸着她的奶房和阴户。他尽情的捏揉、揉捏┅┅他又尽情的扣弄她的小穴,扣得淫水横流┅┅她被扣得「喔┅┅嗯┅┅」直哼。


  此时,王献拉她的手到自己的阳具上,施小婵本能的一把握住,就轻轻的用手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,套得它青筋暴跳,昂头颤抖不已。


  她低头一看,轻呼∶「好粗啊!」


  王献看她如此的美,就将她放平好好的欣赏,他发现她的身材曲线完美,屁股圆大,双奶高突,两腿紧紧夹着小穴┅┅他分开了她的小穴,她的小穴呈现在他眼前。他不由自主的地伏下头,一口口的舐着她的小穴,舐得她淫水阵阵流出,全身万分的舒畅。她忘情的将屁股高高挺起,让他舐得更深。


  她抖抖索索的浪叫着∶「唔┅┅王大夫┅┅你舐得我┅┅我全身都麻了┅┅嗯┅┅太爽了┅┅哎哎┅┅痒死了┅┅哎哟┅┅我好爽呀┅┅好哥哥┅┅我里面痒呀┅┅快插插我吧┅┅嗯┅┅」王献爬了起来擦擦满口的淫水,就大大分开她的两腿,将粗壮的大阳具猛的全根塞入。


  她舒服的叫∶「哎呀┅┅痒止住了┅┅好舒服呀┅┅」王献就一下一下的抽插着她的小穴,顶得她两眼张也张不开,一张嘴张得好大直喘气。他看得淫兴大增,就将他二手捏揉着她的奶头,高高的拉起又放下,就像在玩皮球一样。


  她浪叫着∶「哎哟┅┅我的好哥哥┅┅你插深点┅┅重点┅┅哎哟┅┅真爽呀┅┅唔┅┅好人┅┅干重点┅┅」王献被她这一阵浪叫,就发狂似的狂干猛插不已┅┅一下比一下重,一下比一下深,将她的两腿分得大开,一根大阳具如铁赛火的干她。她将包子似的阴户高高地挺着,迎接他的抽插。而他两只大手一会摸向她的大奶,一会摸向她的屁股,摸得她阵阵的浪水源源不断流出┅┅她突然尖叫∶「唔┅┅好哥哥┅┅好心肝┅┅哟┅┅我要┅┅要飞┅┅飞上天了┅┅哎哟┅┅我┅┅」他突觉龟头一阵火热,原来她的精水已丢出。


  他被这股热浪一袭,一个心神不注意,那根大阳具突暴涨,马眼一张阳精直泄而出,流向她的花心┅┅他叫道∶「小婵┅┅我丢了┅┅」


  施小婵瞪大眼睛不说一句话┅┅


  【完】